相关文章

杭州春望,精华线路遇尤物

王观对鲍浩然说,若到江南赶上春,千万和春住。因为不能亲往的淡淡惆怅,对江南春色的向往,全在“千万”二字上。春天的杭州,温婉可人,但若从不同角度去领略,就会发现她比想象得更风情万种。当地资深玩家推荐的两条经典线路,不妨走走停停,精华之外的惊喜,不期而遇。文 蒋瞰 摄影 步恩撒

紫萱度假村就藏在西湖一隅。

路线一: 玫瑰园度假酒店——钱塘江——九溪农贸市场——之江校区——虎跑路——紫萱度假村,全程8.05公里

起点:农贸市场识江南

花园草坪奍养着孔雀,池塘徜徉着鸳鸯,更可人的是弥漫着玫瑰香氛。一到春天,古典庄园范儿的绿城·杭州玫瑰园度假酒店就开始热闹起来。不妨择日前往酒店小住几日,从室内挪到户外露台,面朝钱塘江,背靠五云山,把自己当成是唐顿庄园里的大小姐,手铃一摇,管家即至,要一份司康饼,一壶红茶。

出酒店门的那一站叫梵村,沿之江路向东,右手边,潮起钱塘江,金光洒下,哪怕“生命无价”、“潮涌无情”这些标语让人一怵。写明禁止垂钓,垂钓的人依旧垂下鱼竿,身子站直,只是架势并不像严子陵这般仙风。

走一站路,听到前面的热闹声儿了,九溪农贸市场到了。春天的市场最活色生香,荠菜、马兰头、水芹菜、草籽……样样都是青葱鲜嫩。作为游客,认识一个城市最好的办法就是去当地市场,听听方言,观察当地人都买什么菜,听听客人和摊贩聊天。值得一提的是,来这里的4路公交车是唯一一辆进入景区不带K的,便宜而且任何卡都可以用。

在杭州顶级餐厅曼殊吃日本师傅亲自打理的怀石料理,温婉的感觉似乎比在北京来得更诗意。

上路:

误入“水墨画”,浙大当“山民”

前方有个岔道,便是九溪路口子,九溪十八涧、九溪烟树,说的就是此处。数幢农宅,几块水田,徐村就在这样的水墨画中存在了好几百年。

再往前走走就是浙江大学之江校区,免费的游览地儿。来到这里,要入乡随俗。比如,得管自己叫“山民”。整个浙江大学老校区,包括西式花园、主楼慎思堂等十余幢以红色为主色调的教学建筑,以及隐蔽于山林中的十余幢各色别墅都保存完好。

别墅造型及材料各异,有砖木的,有石砌的,有带铁艺栏杆的,有带回转门廊的东斋和西斋,是男生宿舍,建于1910-1920年。外籍教师宿舍,在更隐蔽的山坡上,分别叫上红房和下红房,建于1902-1903年。圆拱门廊,雕花柱子,留有古罗马建筑痕迹,相当考究,司徒雷登曾在上红房居住过。这时候,应该来一曲《try to remember》,正是香港大学的杭州版。

继续:进入春花锦簇的虎跑路

经六和塔,要和钱塘江暂别。钟立风当年来杭州,写下《从断桥到钱塘江》,“同徐小懿一家去虎跑,又看到了李叔同,长亭外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”。从之江路左转,进入四季看不腻的虎跑路。

水杉、枫香中透出阳光和空间,春天开植物木绣球、日本早樱、浙皖紫荆迫不及待地绽放;八仙花、棣棠、金钟连翘等灌木植物静静做着陪衬;稍微放慢速度,看到山坡至道路侧石的林带中,籽播成片二月兰、大花金鸡菊,呈现出一片红红火火景观;还有不少红叶南天竹、花叶胡颓子、兰花三七等“不娇气”的花。原以为离开热土往着市区方向骑行的话会渐渐丢失氧吧,这下的意外让人欣喜。

九里云松精品酒店的素斋名身在外。

落脚:投身艺术品般的怀石料理

落脚点是紫萱度假村,它由七幢风格独特的浙江山地民居建筑组成,以别墅形式分布在方圆1.5平方公里的三台梦迹景区。很多时候它更像一个免费公园。西湖一隅,茅檐覆顶,回廊曲折,长长的石径通往黛灰色的楼群,像这样借势而起的度假村实在难找。若是想不好是去度假村的三嚥阁吃创意中式法国菜,还是去曼殊餐厅吃日料,只好延长一日旅行,将日料留给次日。不过,睡前不要忘记预约第二天中午的日料,并且药做好人均最低1826元的准备。

贵有贵的道理,曼殊怀石料理由重金请来的日本师傅亲自打理。总共分成13道菜式,每一道都像艺术品,从前菜的8味开始,到蒸、煮、炸、汤、主食、甜品,一整套体验下来,需要花费三四个小时。怀石料理讲究的是运用当季食材,所以每天,日本师傅会将菜式安排好,并用毛笔将当晚的菜单书写在宣纸上,再铺陈在餐桌上,以此来迎接前来用餐的客人。

往梅灵路方向的风景,让人忍不住练起室外瑜伽。

路线二:九里云松——白乐桥——梅灵路(下天竺、中天竺、上天竺)——江南驿。全称4公里

起点:九里云松精品酒店吃素斋

灵隐、上香古道、上天竺、中天竺、法喜寺、法净寺……叫得出的,叫不全的,一辆单车或是两条腿,遍览春意和古寺。有意思的是,倚着这块风水宝地,沿路的餐厅酒店茶馆也做足了腔调。

向西面对西湖美景、西溪湿地,北面即千年古刹灵隐寺和天下第一财神庙,九里云松精品酒店总是作为踏春的起点,或冲着它家的素斋,或只是一份闹中取静。酒店常年聚集禅修人士,素斋都由周边寺庙师傅鉴定,原料采于建德农场直送的原生态时蔬,让食品安全危机里的人得以安心。而下榻的雅致禅房内,还能碰上和被邀请的寺内师傅们一起品茗、参禅、悟道。一盏茶的时间,高僧大师们便能从“得失取舍”之间,三言两语,抹去都市人快节奏生活中积攒下的躁动。

上路:骑过白乐桥,逗留灵隐寺

一夜好眠,第二天一早可以在茶园包围的清水平台上用餐,然后揣上一份地图,骑上酒店提供的免费单车,上路。

酒店后门即是古往今来香客祈福的必经之路——白乐桥。白乐桥原名万佛桥,因桥连万佛寺而得名,后经白居易改建,白居易字乐天,因此又名白乐桥。白乐桥其实是一个“景中村”,位于灵隐寺的侧门,一片树林与一座小桥将它与灵隐寺隔开。慢慢踱步,没有摩肩接踵,不用花钱,走着走着忽然冒出的农家会说不定就吟起了诗:故人具鸡黍,邀我至田家。

继续:

拜拜天竺三寺,茗茶法云安缦

毫不费力地从灵隐路骑车行至灵竺路,便是灵隐寺的入口。不想进寺,门口星巴克小憩片刻后,回来转道去中天竺的小岔路,小路没有名字,只能形容:灵隐寺折回来,飞来峰停车场边上的一条小路,从这里穿出去就到了梅灵路。

杭州的路很好记,就像灵竺路,便是取“灵隐”和“天竺”二字,梅灵路,就是“梅家坞”和“灵隐”。梅灵隧道将其拦截分为梅灵北路和南路。骑过小路,右拐,就到了梅灵北路。

约1公里,就到了梅灵北路与法镜寺间的清澈小溪,更显寺院的灵气。香客很多,将车锁好,耳朵立即被里面的梵音所萦绕。寺院的气场在于,不论你信不信佛,感觉都会得到佛光普照,安静而温暖。继续往前,便是法净寺和法喜寺。

这三座寺庙,统称为天竺三寺,都有一千多年的历史。法喜寺原本叫上天竺寺,法净寺叫中天竺寺,法镜寺叫下天竺寺,现在的寺名,是乾隆皇帝命名的。

法云安缦藏身中天竺内,一块素雅的牌子竖在路边,低调地就像“公共厕所”。骑过小溪,穿过山洞,黄泥院落,屋舍俨然。停车的时候,碰上两位踏车出行的老外。他们说,同样是骑行,在杭州,除了平原,还有山,有水,特别是潺潺的溪流,叮咚叮咚,让这一路时刻有变化。和茶馆店犹如一名隐士,深藏在安缦的“桃源”深处,非双休日时,尚且安静。

去九溪农贸市场认识杭州。

落脚:江南驿大吃新疆菜

江南驿退出满觉陇后,在上天竺安家,仍然是餐厅+青旅,仍然要排队,要预定。来江南驿当然要点椒麻鸡,理论上这也是2004年让江南驿出名的标志。一整只鸡,端上来时颇有气势,红红的干辣椒、青青的大葱段下面掩映着白白的鸡,鸡肉嫩而多汁,香料也不抢味。

而江南驿的新疆菜能在杭州人的餐桌大行其道,把传统名点叫花鸡打得落花流水,也成了饮食江湖跳不过去的一章。但其实是掌门人兔子姐的无心之作:“有一年我去新疆,吐鲁番刮着巨大的风,我在广场上吃到一道菜叫做椒麻鸡,是凉菜的形式。这是我在新疆吃到的最好吃的一道菜,太难忘了,我就把它学了回来,改良了一下。”吃货沈宏非对椒麻鸡赞誉有加,而令他同样印象深刻的,还有江南驿一系列的椒麻菜式:“兔子姐姐蛮有意思的,椒麻鸡成功之后,她把这个做法推广到很多菜上面,都是她自己的创造。”

鸡爪、南乳猪手炖牛筋、孜然菠菜、酸辣包心菜、茄子大肠煲、薏米冬瓜仔排汤、柴鸡鲍千岛湖鲫鱼和葱焖大排,都是江南驿的招牌菜,一顿怕是吃不过来了。